制约牦牛产业发展痛点瓶颈问题及对策


制约牦牛产业发展痛点瓶颈问题及对策

第一部分:制约牦牛产业发展痛点瓶颈问题及对策

 

按照精准扶贫的指导思想,在藏区开展牦牛产业扶贫工作中,需要坚持问题导向,做到有的放矢精准施策,针对瓶颈短板提供针对性解决方案。牦牛业创新发展是一个系统性问题,需要在供给侧从调结构入手,对牦牛产业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;包括优化牧户牦牛养殖种群比例结构,优化黄牛牦牛的杂交组合结构,优化牦牛肉奶产品之间的优先次序结构。以及优化农区与牧区之间的布局结构,优化牦牛繁殖与育肥之间的生产体系结构等等。

 

1、优化牧户牦牛养殖结构

目前,牧民家庭饲养的牦牛种群结构严重不合理,在牧户饲养的牛群中,大约有一半是不创造价值的。就是说,其中半数的牦牛是白吃草料的,是没有饲养价值的。诸如,现在牧户饲养了大量严重退化失掉种用价值的公牦牛,饲养了大量繁殖能力低下的母牦牛,还饲养了大量生长停滞年龄老化的僵化牛等等。

 

针对牧户牦牛养殖结构不合理问题,需要在供给侧进行结构性改革,通过“三去一加一补”调整优化牦牛养殖结构。一是去掉退化公牛,二是去掉淘汰母牛,三是去掉老化僵牛。一加是增加注入优良品种元素,一补是通过外部调运补饲草料匮乏短板。

 

现在藏区牧民采取自繁自养的方式养殖牦牛,牧民家这些种公牛多在本群中选留,近亲繁殖严重。良种公牛少,导致了家牦牛体格变小、生长增重缓慢等退化现象。现在牛群中现有公牦牛严重退化,已经失掉种用价值,急需将这些退化的公牦牛淘汰替换掉。牛群中还有一些劣质老化的母牦牛,繁殖能力已经退化,需要及时淘汰更换掉。

 

在牦牛养殖生产中,放弃本交配种,推广普及人工授精技术,公牛就成为多余之物,牧民就可以不饲养公牛。公牛减少了,载畜量自然就下降了,大大减轻对草场的压力。且公牛比母牛采食量大,减少公牛对保护草场的效果更为明显。公牛无种用价值,只能作商品肉牛处理。把公牛犊快速育肥出栏,畜群结构就能够优化,牧户实现了降成本增加收入的扶贫效果。

 

2、优化牦牛肉产品结构

第二需要解决牦牛产品结构不合理的问题,由于牦牛皮毛不值钱,现在能够形成商品量的牦牛产品只有二个,一个是牦牛肉,另一个是牦牛奶。在藏区牦牛奶基本上是地产地销,能够走向全国大市场的只有牦牛肉。由于现在藏区牦牛饲养周期过长,需要饲养七八年时间才能够出栏屠宰,一方面提高了饲养成本,还降低了牦牛肉的口感品质。

 

张振武团队从2001年开始,探索试验双父本冻精冷配技术,对家牦牛进行改良优化,将牦牛育肥出栏周期由七八年缩短为二年。这种饲养模式缩短了牦牛的饲养周期,提高了牦牛的出栏率和商品率,提高牦牛肉乳产量和质量,提升牦牛产品价值。甘南州玛曲县采日玛乡麦科村藏民乔主秀,2007年饲养的一头西杂改良牛,18月龄时活重达到200公斤。

 

藏区牦牛产业需要转变生产方式,由七八年出栏转变为二年出栏,在转变发展方式的基础上调整产品结构,在供给侧把老硬牦牛肉改变为鲜嫩牦牛肉。冷鲜牦牛肉是一个高附加值牛肉产品,在国内外是主流牛肉产品,藏区牦牛产业通过转变发展方式,实现了由卖冻肉向卖鲜肉的转变,鲜牛肉口感好价格高,就实现了牦牛肉产品的增值溢价。

 

3、在供给侧补饲草料短板

由于受高寒缺氧等严酷自然环境制约,青藏草原上牧草非常低矮,牧草产量非常低,由于缺少豆科牧草,质量也特别差,远远不能满足牦牛养殖业的需要。实事求是地说,利用藏区自身饲草料资源实现牦牛产业大发展几乎是不可能的,因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。同时以牺牲青藏草原生态换取经济效益是得不偿失的,也是不可取的。

 

藏区牦牛养殖生态效益与经济效益关系问题,也是需要调整的结构失衡问题。青藏高原的生态问题,属于大生态效益问题,是全国性生态效益问题,是具有世界意义的生态问题。因此需要算大帐,在藏区开展牦牛产业扶贫工作,最现实的问题是缺草少料资源制约,这个问题靠藏区当地资源解决不了,需要采取外部饲草料资源替代方式来解决。

 

利用青藏铁路将青贮玉米草料包运输到藏区,在青藏铁路附近建设储存青贮玉米草料包的货场,应用无人机将草料包由火车站配送到牧区居民点。将草料包作为“扶贫物资”提供给牧户;将草料包作为“生态补偿物资”提供给牧户。将草料包作为“雪灾救济物资”提供给牧户。

 

藏区缺草少料是短板问题,藏区自身是解决不了的,如果靠牧区自身资源,是难以扭转困难局面的,靠牧区自身的力量,也是无法转型走出困境的。需要有外援,要有外部资源注入。从三区三州扶贫角度看这个问题,是在供给侧补短板的问题,是一件必须要做到事情,从青藏高原生态角度看,这是一件值得做的事情。  

附录:

 

三区三州五省藏区牦牛产业扶贫

《三服务二转变操作方案》

《产销对接一体化设计方案》

 

      牦牛是藏区增值潜力大的特色产业,具有脱贫覆盖面广普适性强的特点。是藏区产业扶贫的支柱性资源要素,也是藏区贫困户养殖业脱贫的重要产业。在“三区三州”扶贫攻坚整体布局中,青藏高原五省区是深度贫困地区产业扶贫的主战场,其中牦牛是产业扶贫的攻坚项目。

 

      首先需要针对牧户牦牛养殖结构不合理问题,在供给侧进行结构性改革,通过“三去三补”调整优化牦牛养殖结构。“三去”的内容是,一是去掉退化公牛,二是去掉淘汰母牛,三是去掉老化僵牛“三补”的内容是,一补“良种犊牛”短板,二补“饲草饲料”短板,三补“饲养暖棚”基础设施短板。

 

      还需要发展牦牛产业扶贫生产性服务业,推动青藏高原牦牛产业向质量方向转型。需要在生产端搭建牦牛生产性云服务平台,采取线上线下结合方式为牦牛养殖户提供云服务;需要在供给侧建设良种犊牛繁育场,为小农户发展牦牛养殖提供良种牛犊。

 

      同时需要在销售端构建牦牛肉奶共享销售渠道,在城市建设藏酷牛肉产品连锁会员店,研发世界屋脊品牌特色显著的模块化产品,将藏酷模块产品嫁接在连锁店之中;需要在牦牛产区建设分布式牦牛肉加工车间,为城市连锁店订制生产餐饮半成品;对接大智云5G物联网,将牦牛肉加工车间与销售端厨房间连接在一起,形成线上线下结合的产销闭环网络体系。

 

      为此,张振武团队提出牦牛产业扶贫“三服务二转变”操作方案。一是提供“养殖技术”服务,二是提供“良种犊牛”服务,三是提供“产销对接”服务;二转变的内容,一是转变饲草料供给方式,二是转型为半舍饲养殖方式。

 

对接方式:

(1)搜索“世界屋脊牛”登录《网站》了解详细

(2)搜索“店场网”进入《官网》了解更多

(3)18847679216(专家)13848867653(助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