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供给侧建设集约化服务型犊牛繁育场


在供给侧建设集约化服务型犊牛繁育场

 

第三部分:在供给侧建设集约化服务型犊牛繁育场

 

藏区肉用牦牛养殖分为两个生产阶段,一个是繁殖生产阶段,另一个是生长育肥阶段。当前藏区牧户采取自繁自养方式养殖牦牛。但是,由于牧户饲养条件制约限制,不适合从事牦牛繁殖生产活动。

 

在推进牦牛产业扶贫工作中,需要把牦牛繁育生产从牧户中分拆出来,通过发展生产性服务业组织来解决,交给服务组织犊牛繁育场来承担,由犊牛繁育场将牛犊提供给牧户饲养。集中化犊牛繁育场是服务型的,专门为小农户提供牦牛养殖所需牛犊。这样牧户就可以吃现成饭,只从事简单的养殖生产,不从事复杂的配种改良繁殖生产活动。

 

通过构建‘集中繁、分户养’的牦牛养殖组织体系,就在牦牛生产性服务业方面补上短板。当地政府可以使用扶贫资金把集中繁育的公牛犊买下来,提供给贫困牧户做架子牛来饲养,通过快速育肥实现二年出栏。这样,集中建设的犊牛繁育场就成为苗圃,成为牧户提供犊牛的服务基地。

 

1、将水稻育苗移栽经验迁移应用到牦牛繁殖

近年来,江苏大力推广棉花集中育苗移栽技术,将棉花育苗移栽过程化繁为简。不但节地、节膜、节种、节工,而且大幅度提高了生产效率。目前,江苏棉花育苗移栽技术已经大面积推广,成为棉花生产的主流技术。当前牦牛繁殖生产可以跨界借鉴棉花集中育苗移栽技术,建设集中化牦牛犊繁殖生产牧场,精选生长势强、抗逆性高的品种集中繁育,一举解决藏区牦牛生产品种退化杂乱的普遍“顽疾”。

 

牦牛繁殖生产可以借鉴棉花育苗移栽经验。由于牦牛繁殖相当于棉花的育苗,需要较好的饲养条件和营养保障。可以把牦牛繁殖生产(育苗)由牧区转移到饲草料充足、暖棚条件好的农区。然后将农区繁育的公牛犊由农区转移(移栽)到牧区用于育肥,将母牛犊转移到牧区作为基础母牛。在农区进行繁殖活动是一个“育苗”的过程。将公牛犊转移到牧区用于育肥,或者将母牛犊转移到牧区用于挤奶繁殖,则相当于一个“移栽”的过程。

 

2、在青藏农区建设服务型良种犊牛繁育场

牦牛繁殖生产阶段与育肥生长阶段不同,需要较好的饲养条件和营养保障。由于牧区环境条件严酷恶劣,不适合牦牛进行繁殖活动。青藏高原地区除了拥有广阔的牧区,还有饲草料资源丰富的农区。农区则与牧区不同,有丰富的饲草料资源, 能够满足母牛繁殖所需要的营养条件。农区还拥有较好的暖棚条件,能够满足母牛繁殖所需要的棚圈条件。

 

青藏高原的农区热量条件较好、降水相对较多,灌溉条件也相对比较优越,有丰富的农作物秸秆等饲草资源,还可以种植产量较高的人工饲草。农区种植的青稞、小麦、玉米等的粮食作物,都可以用来作饲料,因而,农区也拥有较为充足的饲料资源。

 

由于农区有丰富的秸秆等饲草资源,也有较为充足的饲料资源。母牛的营养条件比较好,发情状况比较好,人工授精的时间与效果比牧区要好,在拴系管理的条件下,进行人工受精容易操作,农区具有较好的暖棚条件,可以在冬季里产犊,农区人工授精冻精冷配技术已经初步普及。

 

在这些优越条件下,母牛营养条件好,能够较早地及时地发情,可以提早采取人工授精方式进行配种,牛犊也可以较早地出生,能够在转移到牧户分散饲养之后,在牧区青草返青之后,及时地将公犏牛犊转移到牧区去放牧饲养,进行快速育肥实现二年育肥出栏。

 

3、在青藏城镇周边建设服务型犊牛繁育场

集中育苗良种繁育是规模化集约生产方式,在种植业生产中,有为稻农提供良种秧苗的水稻集中育秧模式;有蔬菜生产集中育苗供给服务模式,有果树林木苗圃集中育苗服务模式。在养殖业中,有为养殖户供应良种仔猪的集中化繁育场,有为养殖家禽提供良种鸡雏鸭苗的繁殖孵化场。

 

牦牛繁殖生产可以借鉴上述集中繁殖育苗经验,牦牛繁殖生产相当于树木蔬菜的育苗,需要较好的饲养条件和营养保障,可以把牦牛的繁殖生产活动(集中育苗)由牧区转移到饲草料充足、暖棚条件好的城市郊区。在集中化繁殖场进行集约化繁殖生产,将良种牛犊提供给牧户进行分散化饲养。

 

建议将城镇周边奶犏牛饲养场转型为犊牛繁育场,这里具有饲草饲料资源丰富的优越条件,交通便利劳动力资源丰富,暖棚基础设施条件好,在这里繁育生产用于育肥的公牛犊,为牧区提供用于繁殖的基础母牛。这样牧区就可以把那些失掉种用价值的公牦牛杀掉,把那些生产性能低的母牦牛减掉。

 

4、由服务型繁育场为牧户提供育肥公牛犊

草畜承包到牧户后,牧民的种公牛多在本群中选留,近亲繁殖严重。良种公牛少,公牛利用不合理等,导致了家牦牛体格变小、生长增重缓慢等退化现象。由于有了集约化犊牛繁育场的支持,牧户就不必从事牦牛繁殖生产,所以不再需要饲养公牦牛,就可以将牦牛群中那些多余的公牦牛育肥出栏。

 

由于集中繁育的杂种牛雄性不育,杂种公牛无种用价值,可以将其作为肉用商品牛,在二年内育肥出栏,这样牧民就优化了畜群结构,杂种公犊就成为青藏高原肉牛生产的主体。这些公犏牛犊肉用生产性能好,能够实现2年育肥出栏,大大缩短饲养周期,实现了牧户牦牛群养殖结构优化。

 

牦牛每度过一个漫长的冬季,都要消耗夏秋季节的能量储备,饲养周期长导致频繁越冬,其结果是大量损失活重;缩短公牦牛的育肥出栏时间,对保护草原生态和促进牧民增收意义重大。公牛犊实现二年快速育肥出栏,商品畜就可以减少越冬次数,就可以摆脱了缺草少料天寒地冻的冬季,就省略了消耗掉膘减重的冬季。

 

5、由服务型繁育场为牧户提供良种母犊牛

当前,在青藏草原上的牦牛群中,饲养着大量的繁殖能力低下的母牦牛。许多母牦牛已经失掉了饲养价值,白白消耗着宝贵稀缺的饲草资源,它们应该是更新换代的重点对象。

 

对牦牛实行农繁牧养生产方式,将牦牛繁育活动安排在农区, 提高了母牛的繁殖效率。这样,就可以减少牧区繁殖用母牦牛的饲养量。

 

在青藏农区繁育的‘野西犏牛’母犊,由于含有50%的野牦牛血液,对青藏高原有较强的适应能力。野西犏牛含有50%的西门塔尔血液,其乳用性能与牦牛相比有很大的提升。

 

野西犏牛还具有优良的母性,是不可多得的基础母牛资源。可以将部分犏牛母犊留在农区补充基础母牛,将部分野西犏牛母犊提供给海拔更高的牧区做基础母牛,对繁殖能力低下的牧区母牦牛实行替代,同时满足牧民的喝奶需求。

 

 值得说明的是,即使可以把繁育活动集中繁育场,牧区的母牛饲养量可以大大减少。尽管如此,牧区还需要少量养一些母牛,可以充分满足牧民喝奶的需求,同时还能为牛犊提供半奶或者全奶,有利于牛犊的生长于发育。  

附录:

 

三区三州五省藏区牦牛产业扶贫

《三服务二转变操作方案》

《产销对接一体化设计方案》

 

      牦牛是藏区增值潜力大的特色产业,具有脱贫覆盖面广普适性强的特点。是藏区产业扶贫的支柱性资源要素,也是藏区贫困户养殖业脱贫的重要产业。在“三区三州”扶贫攻坚整体布局中,青藏高原五省区是深度贫困地区产业扶贫的主战场,其中牦牛是产业扶贫的攻坚项目。

 

      首先需要针对牧户牦牛养殖结构不合理问题,在供给侧进行结构性改革,通过“三去三补”调整优化牦牛养殖结构。“三去”的内容是,一是去掉退化公牛,二是去掉淘汰母牛,三是去掉老化僵牛“三补”的内容是,一补“良种犊牛”短板,二补“饲草饲料”短板,三补“饲养暖棚”基础设施短板。

 

      还需要发展牦牛产业扶贫生产性服务业,推动青藏高原牦牛产业向质量方向转型。需要在生产端搭建牦牛生产性云服务平台,采取线上线下结合方式为牦牛养殖户提供云服务;需要在供给侧建设良种犊牛繁育场,为小农户发展牦牛养殖提供良种牛犊。

 

      同时需要在销售端构建牦牛肉奶共享销售渠道,在城市建设藏酷牛肉产品连锁会员店,研发世界屋脊品牌特色显著的模块化产品,将藏酷模块产品嫁接在连锁店之中;需要在牦牛产区建设分布式牦牛肉加工车间,为城市连锁店订制生产餐饮半成品;对接大智云5G物联网,将牦牛肉加工车间与销售端厨房间连接在一起,形成线上线下结合的产销闭环网络体系。

 

      为此,张振武团队提出牦牛产业扶贫“三服务二转变”操作方案。一是提供“养殖技术”服务,二是提供“良种犊牛”服务,三是提供“产销对接”服务;二转变的内容,一是转变饲草料供给方式,二是转型为半舍饲养殖方式。

 

对接方式:

(1)搜索“世界屋脊牛”登录《网站》了解详细

(2)搜索“店场网”进入《官网》了解更多

(3)18847679216(专家)13848867653(助手)